../../images/banner2.jpg
首页|新闻中心|公告通知|军情动态|专题活动|招选政策|国防生风采|国防生组织|国防生文苑|淬火报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学校新闻>>正文
 

今天,我们该怎样缅怀先烈
2016-04-04 22:56   审核人:

英魂不死,地久天长。每每回望战争年代,革命先烈和他们所承载的历史总能深深触动我们。不忘来时路,方能征途向远方。多年来,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缅怀祭奠英烈的形式不断丰富,然而缅怀热潮下,一个事实不容忽视,那就是年轻一代中不少人国防观念的根扎得还不够深。我们对先烈的缅怀不能仅限于一时,更要落实在日常生活中,用饱含深情的行动找回我们缅怀的初衷。

新潮与传统,缅怀皆同心

芦苇河畔传来“轰隆”巨响,两颗“手榴弹”正中日军保运船,浓烟乍起。伴随冲锋的号角,数十名青年手舞红旗,挥桨冲锋,将船包围。“举起手来!”青年们举枪相向……

清明节前夕,河北省保定市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推出红色情景剧,还原雁翎队痛打日军保运船的抗战场景,场上青年无论装扮还是动作都真实还原了当年雁翎队的英雄壮举。保运船是日军运送军火和军用物资的船只,具有极高的打击价值。抗战时期,作为天津和保定之间的水路要道,白洋淀成为日军保运船的必经之地。为了对其伏击,雁翎队队员头顶荷叶,嘴衔苇管,隐蔽伪装,利用熟悉的地形和极好的水性进行斗争,被誉为“水上飞将军”。

谈及推出红色情景剧的初衷,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负责人张奇元表示:“现在的年轻人,即使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雁翎队的这段历史也不怎么熟悉了。”如今,每年3月底到10月白洋淀景区都会推出雁翎队主题红色情景剧,以此来普及这段历史。休假来此游览的天津警备区某部士官杨善胜说:“生活化的语言,舞台布景呈现出的年代感,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当年的战斗生活图景。”

2015年7月7日,国内首个3D抗战纪念馆——网上山东抗日战争纪念馆正式开馆,展馆通过全景式三维立体动态浏览技术,向全球网民实景再现山东抗战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3月29日,笔者打开该纪念馆主页进行体验,点击“刘连长”作为导游后直接进入三维展馆,跟随讲解,笔者操作鼠标和键盘在展厅中依次行走。在日军暴行厅,抗战时期驻青日军剖腹挖掉中国儿童眼睛的照片被放在显眼位置。

红色情景剧、网上纪念馆,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略显新潮的先烈缅怀方式正在走进我们的生活。有人穿上红军服来一次红色体验游,有人为革命先烈自创挽联挂在网上,有人用沙画、舞蹈等艺术形式再现先烈的事迹。

这些缅怀方式受到年轻人欢迎的同时,去烈士陵园祭奠、参观纪念馆等传统缅怀方式也在不断创新,让人们更好地寄托哀思。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相信人们祭奠缅怀的心情始终如一。

今年清明节前夕,解放军理工大学学员杨帆再次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本来以为又是一个人的参观行程,没想到这次却多了个伴儿:微信语音导览系统。观众只需关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微信号,即可收听免费讲解,讲解范围覆盖了整个纪念馆。除了免费导览,公众号还提供了临时展馆、学术研究、理论导航等板块。

同是南京,早在2013年,雨花台烈士陵园就推出烈士微电影,陵园的工作人员上阵自导自演,形象地再现烈士生平。对传统缅怀方式和新媒体传播相结合的做法,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杨鹏认为这样就打通了虚拟空间和实体空间,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追思先烈的活动中来。

怀抱记忆,负重笃行

1949年9月30日,建国前一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在北京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纪念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当天傍晚,毛主席亲自执锹铲土,为纪念碑奠定基石。60多年来,人民英雄纪念碑成为中华民族自强不息、追求民族独立与解放的象征,每天成千上万人慕名前来瞻仰。65年后的同一天,全国烈士纪念日诞生,以法律形式确定每年的这一天举行烈士纪念活动。

铭记先烈、传承历史,方能笃定前行。建国后,国家积极兴建包括烈士陵园和烈士纪念馆在内的烈士纪念设施,传承历史记忆,为集体缅怀先烈提供场所。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和修订也体现出国家对烈士纪念工作的重视。1980年6月4日,国务院颁布实施了《革命烈士褒扬条例》,对烈士纪念做了原则规定,后来针对烈士设施保护等领域出现的新情况进行了修订。此外,我国建国后先后修订公布《烈士褒扬条例》《烈士公祭办法》《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等多部法规规章,连续24次提高烈士遗属定期抚恤金标准。

英烈从不孤单,在政府为烈士纪念提供保障的同时,越来越多的民间团体加入进来。大型烈士文献纪录片《华夏丰碑》曾因在央视热播引起轰动,这部全集为181集的纪录片以181处国家级烈士纪念设施为中心,介绍烈士事迹,弘扬烈士精神。而这部纪录片的制作方正是民政部下属的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该促进会宣传部部长王学伟告诉笔者,这部纪录片目前仍有几十集正在制作中。该促进会宣传部主要开展海外中华英烈遗骸的搜寻和迁移工作,为海外英烈归国提供支持。“2014年和2015年,我们参与了中韩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活动。”谈及当下开展的烈士纪念工作,王学伟说:“总要有人去做些事留住一些东西,我们做这些就是为了弘扬英烈崇高精神,促进英烈褒扬事业发展!”

民间组织为纪念烈士凝聚起一股力量,个体的默默奉献也不容忽视。这其间有见诸报端为人熟知的南京炮兵学院退休教员费仲兴,他曾多年如一日寻访将834个遇难同胞姓名刻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哭墙”上。也有默默无闻隐匿在人群中的江苏省泗洪县朱湖镇村民邱德平,今年94岁的她,践行一个心里的承诺,义务为安葬在村里的烈士守墓70载。据民政部门不完全统计,近代中国牺牲烈士约为2000万名,截至到2014年8月的数据显示,国内已有烈士墓98.9万余座,烈士纪念堂馆、塑像、骨灰堂等纪念设施2.9万余处。那些散落在不为大众所知角落里的烈士们,你们的身旁,是否也有这样一位默默的守墓人,用岁月和陪伴表达着最朴素却最真实的崇敬。

祭奠热下的冷思考

3月31日晚,笔者打开一个名为“清明祭英烈,共铸中华魂”的链接,在这个由中央网信办和共青团中央联合主办的为英烈虚拟献花平台,人们踊跃献花。截至晚上10时20分,平台共有1726万人为英烈献花,有7万人为英烈留言。某网站编辑将这条信息分享在朋友圈,可当笔者将问题“说一位你崇敬的先烈,讲述他的生平”抛给他时,得到的只是“黄继光,用胸膛挡住敌人的枪口”的零星回答。

笔者不禁产生疑惑,轰轰烈烈的烈士纪念热潮下,人们对英烈的事迹生平究竟有多少了解?尤其是当下足不出户的网上祭奠方式,效果几何?带着这一疑问,笔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20名路人。

结果显示,20人均不同程度参与过烈士纪念活动,但除少数人是自发前往祭奠缅怀外,大部分人表示是单位组织。面对“说出烈士纪念日和国家公祭日具体时间”时,只有2人的回答准确无误。谈起最熟悉的烈士,除1人回答叶挺以外,其他人的答案基本跑不出黄继光、邱少云、雷锋这几名烈士的范围,当笔者追问烈士的生平时,大多数人只能说出大概情况,具体的并不了解。

笔者不禁想起此前媒体报道的几件尴尬事:防空警报拉响却遭到民众投诉扰民;小学生不了解国家边防线、海防线长度;烈士墓旁建商铺。这些事实都在提醒我们,增强全民国防意识仍须下大功夫。

那么,如何才能更好地缅怀先烈呢?

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宣传部部长王学伟认为,政府部门要改进国防教育形式,将遥远战争年代的英烈融入当下的社会环境中,缩短人们和英烈的距离感。

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负责人张奇元认为,相关单位和部门要立足英烈事迹,探索丰富多彩的宣传方式,尤其要突破节假日的局限,重视做好平时的宣传教育工作。作为红色情景剧的制作方,张奇元认为互联网缅怀方式要从技术上下功夫,努力使网上祭奠也有仪式感、庄重感,“停留在献花层面还不够”。

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馆长霍进学告诉笔者:“作为传统缅怀方式,革命纪念馆要想方设法用讲故事的方式呈现英烈事迹,从一个节点延伸下去,让观众从一个历史故事了解到一个或者几个历史人物的情感、思想、家庭背景,从而深化观众的爱国情怀。”

正所谓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笔者认为,国民教育的精髓在于自我教育,只有当人们自发行动起来,自觉为传承先烈遗志做点什么的时候,延续历史记忆才能成为一种文化自觉,才能激励更多人前行。

清明节前夕,驻吉林省梅河口市某部来到梅河口烈士陵园,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接受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图为官兵向烈士献花。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联系方式:020-39322617   电子信箱:gfs@gdut.edu.cn    Copyrights © 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024×768

您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