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banner2.jpg
首页|新闻中心|公告通知|军情动态|专题活动|招选政策|国防生风采|国防生组织|国防生文苑|淬火报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学校新闻>>正文
 

为什么入党?60年党龄老党员吴孟超告诉你
2016-06-02 10:11   审核人:

不忘初心,披肝沥胆60年

——感受中科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的赤子情怀

我为什么入党?这是每名共产党员终其一生都要常问常省的命题。

入党,是一名党员在灵魂最高处作出的政治抉择,是心灵最深处刻下的精神誓约,更是人生道路上立起的永恒尺度。不论革命年代还是建设时期,不论党龄长短,不论职业身份,每一名共产党员都应该时时、处处、事事对照入党誓词,看看兑现怎样;对照党章要求,看看践行如何;对照合格党员标准,看看做到没有。

入党誓言,回响耳畔;一诺千金,一生践行。当前,正值“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在全体党员中深入开展,自今日起,本报开设“两学一做·我为什么入党”专栏,讲述不同年代共产党员的奋斗经历和人生故事,引导全军党员不断思考“我是谁,为了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切实增强党性观念、坚定理想信念。敬请关注。

慈眉善目、笑意盈盈;说话时,右手拇指不停地叩着食指第一关节……记者与吴孟超面对面交谈时,这位耄耋老人的言谈举止,让人很自然想到那首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今年94岁的吴孟超,入党已经60年。趁着出席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和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空当,他接受了媒体采访,深情回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近距离感受这位白发院士的沧桑人生、一代医学大师的精神底色,使人不禁为他一生爱党、爱国、爱军、爱民的赤子情怀深深打动。

追寻二十载,一诺定终生

吴孟超第一次知道“中国共产党”,是1937年在马来西亚。

彼时,15岁的他已在异国他乡生活了10年。这10年,吴孟超跟随父母卖米粉、割橡胶、做苦力,受尽当地英国殖民者及其帮凶的压榨盘剥,好不容易才进入一所华侨学校半工半读。

那一年,卢沟桥的炮声也传到了马来西亚。著名侨界领袖陈嘉庚领导华侨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校园里掀起一波又一波革命浪潮。共产党、八路军、延安、毛泽东、朱德……一些以前从未听过的词,开始频繁闯入吴孟超的脑海。

1939年夏,初中毕业。按惯例,由校方和家长出资安排学生聚餐。当把钱收齐后,时任班长的吴孟超和副班长林文立商议:取消聚餐,把省下来的钱捐给抗战将士。这个建议,得到了全班同学的拥护。于是,一笔以“北婆罗洲萨拉瓦国第二省诗巫光华中学39届全体毕业生”名义捐出的抗日捐款,通过陈嘉庚送往抗日根据地——延安。

令人惊喜的是,他们竟然收到了以毛泽东、朱德名义发来的感谢电报。

电报如同一簇星火,点燃了吴孟超的激情——到延安去!到抗日前线去!1940年春,他约好6个同学,历时一个月经新加坡、越南,从云南入境,回到了祖国怀抱。

刚回国,吴孟超就得知,通往延安的道路已被国民党军队严密封锁。无奈之下,吴孟超只能留在昆明求学打工,其间随校迁转于云南、四川和上海,一直到新中国成立。

这期间,吴孟超经历了抗战胜利、内战爆发、解放上海……吴孟超也由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见习医生。更为重要的是,他深深懂得了谁能救中国、谁能领导中国。1949年5月的一个清晨,当他看到露宿上海街头的解放军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决心:“我要加入中国共产党!”“我要成为解放军的一员!”

入党申请书写了一次又一次,但都因他的华侨身份被退了回来。为了向党组织表决心,吴孟超忍痛中断了与家人的联系。

终于,在1956年3月28日,吴孟超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12日,他正式参军,被授予大尉军衔。此时,距吴孟超第一次知道“共产党”,已经过去了将近20年。

追寻二十载,一诺定终生。“选择回国,理想有了深厚的土壤;选择从医,追求有了奋斗的平台;选择入党,人生有了崇高的信仰;选择参军,成长有了一所伟大的学校。”吴孟超说,这4个正确选择决定了他一辈子的幸福,“如果说有什么成功秘诀的话,就是这几条路走对了!”

身遭劫波苦,不移报国志

信仰的火炬一旦点燃,就算遇到风雨也依然坚定不移。

“文化大革命”爆发时,吴孟超任第二军医大学副教授,已是一名声名显赫的肝脏外科专家。造反派却给他扣上了“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领导职务被罢免、课题组被解散、家被查抄,多年积累的科研记录和工作日记被夺走……吴孟超的人生跌入低谷。

不久,更大的打击来了。因为有“海外关系”,且无法通过“外调”核查,吴孟超被停止了组织生活。

委屈、伤心,吴孟超哭到天亮。第二天早上,他作出两个决定:每月如期交党费,每周给党组织写一份思想汇报。

4个多月后,吴孟超终于恢复了组织生活,并当选为支部委员。

说起往事,吴孟超感慨万分:“一个人找到和建立正确的信仰不容易,用实际行动捍卫信仰,更是一辈子的事。”

吴孟超用实际行动捍卫对党的信仰,更多是努力为党工作。

1958年,某外国医学代表团来医院参观时傲慢地预言:“中国的肝脏外科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起码要30年!”

当晚,吴孟超彻夜难眠,“国不强、遭人欺”的滋味袭上心头。他连夜向院党委赶写一份向肝胆外科进军、成立攻关小组的报告。报告完成之际,窗户正透进第一缕晨光。意犹未尽的他又提笔写下16个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奋发图强,勇攀高峰。

此后,不管遇到怎样的艰难曲折,吴孟超始终充满战斗的激情、保持冲锋的姿态:创造性提出“五叶四段”解剖学新见解,奠定了中国肝脏外科的理论基础;首创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切肝法,改变了西方沿用已久的传统技术;成功完成世界上第一台人体中肝叶切除术,勇闯肝脏手术“禁区里的禁区”……

仅用时7年,吴孟超和他的团队就将中国的肝脏外科水平提升至世界前列,创造了世界外科医学界的奇迹。

此后的故事,我们更加耳熟能详。尤其是在1979年召开的第28届国际外科学术会议上,吴孟超以切除治疗原发性肝癌181例、总手术成功率91.2%的经历,震惊国际医学界,让中国肝脏外科一举成为世界领跑者。

“我常常问自己,如果不是选择跟党走,如果不是战斗生活在军队这个大家庭,我又会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呢?”吴孟超坦言,“我可能会有技术、有金钱、有地位,但无法体会到为人民服务的含义有多深,共产党员的分量有多重,解放军的形象有多崇高。”

党员使命在,冲锋永不止

这是一道绚烂的人生风景线:

作为医学专家,他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作为革命军人,他1996年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

作为科技工作者,他2006年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作为医院院长,他被评为2011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

无论从哪方面看,吴孟超都已到达了事业顶峰,可他并没有因此停步。

2006年,从北京领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返沪,吴孟超立即联合6位院士提交了“集成式研究乙型肝炎、肝癌发病机理与防治”的建议,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被列入“十一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

当时,他的设想是:再用5到10年时间,将我国肝癌发病率再降低15%,治愈率再提高15%;通过30到50年的努力,找到治疗肝癌的根本途径。

很难相信,这是一位当时已84岁高龄老人的创业蓝图。

“急啊,要把国家肝癌科学中心和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安亭新院尽快建起来,到时候中国就有了世界上最大的肝癌研究和防治基地,能为多少病人带来福祉啊!”吴孟超说。

今年初,安亭新院手术室启用,吴孟超主刀实施了第一台手术。

吴孟超的秘书介绍,现在,平均每周都有4到5台手术等着吴老。此次来京参会的一些院士听说吴老至今仍在做手术,感到难以置信。

吴孟超伸开双手,记者见他的右手食指明显畸形:指尖关节处硬生生向拇指方向折起,形成明显的“V”形夹角。就是这两根手指握住的手术刀,把上万名肝癌患者从死亡线上夺了回来。

党员使命在,冲锋永不止。记者手头有一份吴孟超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的发言稿。在自查自纠时,吴老指出了自己的不足:一是没有以往的拼劲了,二是没有以往的韧劲了。

见此,记者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60年前,他搭建了第一张手术台,到今天也没有离开。手中一把刀,游刃肝胆,依然精准;心中一团火,守着誓言,从未熄灭。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马,要把病人一个一个驮过河。”这是“感动中国”组委会给吴孟超的颁奖词。

我为什么入党?

这就是吴孟超——一个94岁的老人、一名从军60年的老兵、一位入党60年的老党员——作出的回答。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联系方式:020-39322617   电子信箱:gfs@gdut.edu.cn    Copyrights © 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024×768

您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