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banner2.jpg
首页|新闻中心|公告通知|军情动态|专题活动|招选政策|国防生风采|国防生组织|国防生文苑|淬火报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国防生文苑>>美文欣赏>>正文
 

刘亚洲:我们的精神家园在哪里?
2015-11-07 08:52   审核人:

精神层面问题的出路何在?我们的精神家园在哪里?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终极追问。

中国革命之初,共产党人拥有强大的信仰。为了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

陈觉、赵云霄夫妇从苏联回国,在湖南从事地下活动,不幸被捕。陈觉很快被杀害,赵云霄因怀孕在身,刑期推到分娩后。

孩子出生后,她只要发表脱党声明,就可出狱,但她决不叛党,敌人把她也杀害了。临刑前,赵云霄给孩子写了一封信,我记得第一句话是“启明我的小宝宝”。

这封信大义凛然,却充满了人间温情。信中那一声声“小宝宝”的呼唤,分明是一曲人间亲情的绝唱。我几十年前看过描写这个故事的油画,这个女共产党员抱着孩子喂最后一次奶。当时我流泪了。这是怎样的精神和信仰!

这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女共产党员体内蕴藏着怎样巨大的精神力量。肝肠寸断中却对共产主义的明天抱着无限憧憬。过去我们拥有多么强大的精神力量,不夺天下是不可能的。

1948年淮海战役时,我爸爸任二十一军六十三师一八七团三营教导员,率部阻击国民党邱清泉兵团。八连守在一个叫王塘的小村庄里,邱清泉号称“邱疯子”,部队拼命进攻。八连只剩下六个人。

指导员意志崩溃了,躲到一个茅屋里面哭。连长张春礼领着六个战士与敌人拼刺刀。在最紧要关头,我爸爸领着人增援上来,打退敌人。八连后来被命名为“英雄八连”。

我参军时,也被爸爸送到这个连队。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解放军报》上刊登了一块巴掌大的文章,名叫“血战王塘”,里面有一句提到了我爸爸:“战斗打到关键时刻,营教导员刘建德带着队伍上来了……”这巴掌大的文章被我爸爸一直保存着。他搬了无数次家,丢弃无数东西,这报纸却留着,都发黄了。

我每见到它,都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爸爸保存的是什么?是对党的忠诚,是对革命事业的信仰。爸爸离休很多年后,回到“英雄八连”,整个连队列队迎接他,让他讲话。白发苍苍的他根本讲不出话来,泪流满面。

今天,很多人信仰破灭了。信仰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信仰更加糟糕,就像文明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文明还要糟糕一样。

前几天,我又看到一封信,是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干部写给儿子的,大意是:你到社会上工作后,千万不能讲真话,因为讲真话是要倒霉的。在领导面前你要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等等。

这封信登在一个杂志上,你们可以找来看看。这封信,说明这个革命多年的老同志的信念已经破灭。这封信也代表了当前相当一部分父辈的心态和观念。

当前,精神危机是最根本的危机。无精神是无道德的体现,无道德是无信仰的体现,道德的源头是信仰。

精神的构建在今天比物质的构建要重要百倍。没有精神的中国是不会过上好日子的。

但我是一个拥有自己内在灵魂的人,我是自己的主人,我不是任何人的奴隶。我的力量来自于我的自身,来自于我的灵魂。

这就是信仰。

(摘自刘亚洲《精神》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委、上将)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联系方式:020-39322617   电子信箱:gfs@gdut.edu.cn    Copyrights © 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024×768

您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