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banner2.jpg
首页|新闻中心|公告通知|军情动态|专题活动|招选政策|国防生风采|国防生组织|国防生文苑|淬火报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国防生文苑>>美文欣赏>>正文
 

清明烈士陵园行
2010-04-29 00:00 周和光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三月二十七日,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前夕,我有幸作为广东工业大学的全体国防生代表之一,和其它四十多名国防生同学在学校国防生管理办公室的统一安排下,乘车前往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举行祭祀缅怀革命烈士活动。瞻仰勇士墓碑,凭吊先烈英武。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舞。然而,几天以来,春日一改往常的无限明媚,阴冷低沉的天气一直笼罩着辽阔的南粤疆土。车子在清晨的朦胧雾气中穿梭飞驰,远远望去,沐浴于茫茫的早春细微烟雨中的羊城古埠,显现处几分的凄清寥落,又别具几分悲壮苍凉。

临园依车,望目所见,便是陵园大门。大门两侧,各置有一白石阙门座。壁中镶有大理石刻,行文为周恩来总理亲笔题写的“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几个金灿雄浑大字。当中是朱漆金端大铁栅门,典雅而端庄。扶雨入陵,寒风吹溯。踏足所立,是一条笔直宽阔、干净整洁的花岗石大道。大道两侧,苍松翠柏,四季常青。花圈第次密列,如兰斯洁,如兰斯馨。起伏绵延的山岗间,点缀少许几个游客。空旷的陵园显得冷清而静穆。远道而来的哀悼者伤怮之色溢于言表。天色阴沉,哀乐低鸣,整个郁郁葱葱的陵园都尽然沉浸于清明时节的纷扬雨霁中。一种庄严肃静、悲愤凄楚的氛围四处蔓延开来。

阴霾密布,绿木郁郁,耸立于云山台级上的烈士纪念碑直插苍莽云霄。为雨水洗刷过的浮雕铮亮清晰。当年奋进呐喊之音,依稀可辨。曲径通幽,路回峰转。陡峭的山坡遍植轻松翠柏,红花终年不凋。四十多条白云石栏杆把半球形的烈士陵墓环绕拱卫其中。墓冢正面立有一青石板,上面铭刻这朱德同志题写的“广州公社烈士之墓”八个大字。墓冢直径十余丈,高两丈。上面用青草覆盖,意为革命精神与意志,正如古原生发之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拾步行走于端庄静穆的陵园,一股同样庄严崇敬之情自我心底油然而生。我以敬仰的眼光仔细观察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我知道:在这个被称为黄花岗的狭小地方,今日风景秀丽迷人,然而数十年前,却正是共和国的先烈们为信仰、追求、民族与国家而流进最后一滴血的地方。在这片先烈们浴血奋战过的土地上,一共长眠了在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十一日震撼中外的广州起义中惨遭杀害的五千七百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战士。一杯黄土,承载了多少的侮辱奇耻,见证了多少的英勇不屈,而埋葬了多少的赤子忠骨?

伊人已去,而斯风犹存。风舞萧兮,是时任中共广州市委工委书记周文雍在大声朗诵他在狱墙上所留下的诗篇“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么?凤舞萧兮,是以华侨身份回国参加革命的女共产党员陈铁军在刑场上的婚礼宣言“我们要举行婚礼了,让反动派的枪声来作为结婚的礼炮吧”么?风舞萧兮,是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关于中国革命的斩钉截铁断言“只有走十月革命的道路,才能救中国”么?凤舞萧兮寒水降,天地正气兮永长存。

登高而望,一堵围墙之外的现代化都市广州高楼林立,车龙水马,一派繁华太平景象。然而,历史不会忘记,共和国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兴旺发达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奠基者,正是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革命先驱者。正是他们,在国家和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慷慨激昂,大义凌然,蹈死不顾,毅然奋起抗争。这样的情怀与举止,该是怎样的伟大与感人?把自己的名字和国家民族命运紧紧连接到一块,在历史的潮起潮落之中让共和国的丰碑永远铭刻上自己的名字,为后人瞻仰和崇敬,这,又该是怎样的荣耀与尊严?屈原在《国殇》中道: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我将说:遵循着先人的足迹,笼罩于先烈的光芒而在先烈的旗帜下奋勇前进,坚持信仰贞节,保卫一方平安,让岁月见证忠诚,让时光铭刻感人,这,将是我一生的荣幸至及!

凤舞萧兮,壮士魂兮归来!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联系方式:020-39322617   电子信箱:gfs@gdut.edu.cn    Copyrights © 广东工业大学国防生管理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024×768

您是第 访问者